详细内容

夏日悠长

作者: 管理员 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7-15 16:46:28   来源: 原创    点击:

一连的阴雨天气终于在7月6日那天爆发的很是迅猛,我所居住的小区外的那条路几乎是淹没在雨水中。有轿车因为熄火就停留在了水中。刚刚又是下班、放学的高峰时段,很多学生模样的人很是小心翼翼地摸着过,幼儿园的老师因为自己的车子底盘低最终放弃了开车,很是耐心地等待着雨水退去。就算平日里很是熟悉路况的我经过这段路的时候也是十分的小心,生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就滑到水中,其实水中真的有树枝,我就差点被绊倒。时不时就置身冲浪中,路中间而过的汽车带来的冲击让水向两边飞速涌来。而且水中竟然还漂着小西瓜。我就这样战战兢兢地地走到了对面的路台上,好在雨已经停止了下来;好在这里的窨井盖并没有冲开。一段并不很长的路竟然走的这般艰难。再回头的时候很多地方的水已经渐渐消退干净,再看来时的路面上的水也没有那么深了,很多停留的车辆开始慢慢地驶出,平日里最多的停车场开始变得空荡起来。人们都很是匆匆往家赶,这个时候的家让人感觉格外温馨。

进到小区里面竟然发现雨水还没有完全退去,又是摸着前行,好在这里的水并不是很深,境况也不是那么糟糕,就没有多少担心,直接蹚水就行了。雨好像就这么停了下来。后来的两天都是阴沉中度过的。就算有点雨也不是那么大,就这样断断续续的下个不停,梅雨季节的天真让人很不放心,宁愿将衣服收放在家中的晾衣架上,也不敢摆放到外面,谁知道一场没有任何征兆的雨随时就落下。公园里的观光浮桥就这样在沉浮之间,现在其中一座桥阁中间彻底给水浸泡了。虽说是少了一处看风景的地方,却时不时能听都水中有很大的声响,看到水中绽放的很小、很小的水花,这个季节的鱼儿应该是比较多。芦苇荡里是极其的茂密,一些不知名的鸟儿就栖栖在这里,时不时就发出鸣叫声来。

雨一直都没有真正停下来,老家的圩也就是在昨天给放开了,为了减轻外围水的压力。洪水对于父母亲那个时代过来的人而言应该是记忆深刻。每每说起这个时刻的时候母亲心里满是心酸。小小年龄就跟着家人往山里跑,一路上的担心和害怕始终都成为了记忆永远都无法抹去。很是心疼小时候的母亲,尽管她的这些经历我都没有,但是这次我趟过并不是很深水的时候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体会的。如果是真正的洪水那就不是担心而是恐惧。所以听到老家圩给放开的时候还是有些忧伤,毕竟那里曾经是父亲的家乡,他曾经生长过的地方,而且我小时候也在那里生活过。尽管那里早就没有了幼时的景象,曾经有过的印象也早已成为了记忆刻在内心深处了。无论何时何地都会想到这个出生地!

母亲电话里说大堂哥他们已经安全转移了,二伯母也到了大表姐家里。大哥说了如果水还一再涨的话就将二伯母送到母亲家里来,母亲满口答应了下来,怎么说都是一家人!我和母亲这里很是安慰的同时,却因为大姨夫的弟弟意外落水而亡多些感伤。如果不是母亲说起,我还没有注意到小表哥在群里发的那条信息。他大概意识到事情不好,所以感慨颇深,没想到竟然成了真实。表哥的小叔虽说年近七十,也没有什么疾病,一直都很是健康。听说是给鱼塘里鱼喂食失足落下,真是世事无常!

外面的风雨又让我想起这样的天气里办丧事真有种说不出来的无奈。无论怎么想象,怎么追忆都无法改变这样一个现实,他就这样没有留下一句遗言匆匆结束了这一生。原以为有着很长的一段时间,其实只是一瞬间;原以为保留比表达要重要,其实很多话要时时说出来,让爱的人要听到。就象歌词里说的那样“人的一生呀就一堆堆坎坷,不做寂寞的奴隶,你不做孤独的鬼”。只愿“逝者安详,生者珍惜”。

七月的雨水已经快到极限了,毕竟距离出梅的时间已经来到。真正的夏天应该是烈日炎炎,知了高声鸣叫,一切也都恢复如常中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陈丽芬)

上一篇:晓宜专栏(防汛抢险)     下一篇:清风徐来
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安庆市公路管理服务中心 版权所有 皖ICP备18016660号  皖ICP备18016660号-1徽信网络制作开发
地址:安庆市中兴大街158号   单位登录
未经 http://www.aqglj.com 同意,不得转载本站所有的信息